我的前半生 分集劇情介紹

  • 金色的陽光透過郁郁蔥蔥的枝頭灑落在馬路上,花壇里的各色花朵在微涼的海風中輕輕搖擺,不遠處有流浪的青年背著吉他悠悠的彈奏,好一個愜意的午后。在腳步匆匆的人群中,有一個身著大紅色長外套的時尚女郎踩著高跟鞋漫步街頭,不時有路人驚艷回頭,她卻徑自向前行走,她,就是羅子君。(家庭主婦羅子君漫步街頭)三十三歲的羅子君

  • 這天早上,開往公司不長的路途對于陳俊生卻是度秒如年。羅子君熱情的對凌玲問東問西,害怕自己謊言被拆除的陳俊生不得不一直打馬虎眼。聽到兩人的兒子都是一年級,羅子君主動問凌玲留了微信。羅子君叨叨著自己一直擔心陳俊生被公司里的年輕女士勾搭,但陳俊生與自己的感情一直十分要好,讓很多人十分羨慕。此時的她不

  • 一頓晚飯吃的兩個人心里不是滋味,只有一根筋的羅子君自以為良好,還殷勤的問陳俊生要不要打包。陳俊生沒了別的心思,只好說自己今晚不加班了,拉著羅子君回家陪孩子?;丶业穆飞?,羅子君無意看到馬路邊正獨自等車的凌玲,陳子俊從車窗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心里越發不是滋味。賀涵載著唐晶來到了自己準

  • 老卓的日料店里,凌玲和陳俊生相對無言。凌玲哽咽著說自己想要退縮,想要把陳俊生還給羅子君了。她看出陳俊生并沒有做好不顧一切離婚的準備,每次見到羅子君她都覺得自己對不起她,而且也受不了別人的眼神。陳俊生解釋說自己的確對羅子君很難開口,但這并不代表他不想要離婚,只是需要時間。凌玲追問他到底要什么時候

  • 一大早,急促的門鈴驚醒了房間里失魂落魄的羅子君。她打開門,原來是羅母聽到羅子群無意透露的陳俊生與凌玲的事情后趕了過來。面對母親和妹妹的追問,羅子君卻故作鎮定的說自己和俊生只是有點小問題,希望母親不要擅自去找陳俊生將事情鬧大。她不敢相信對自己溫柔體貼的丈夫,相談甚歡的女同事會一起背叛自己,甚至期

  • 賀涵接到唐晶的請求來到羅子君家里,亞琴告訴他羅子君一直沒有出來,也沒有吃東西。賀涵對于亞琴的擔心卻不以為意,對他而言,羅子君沒有哭鬧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只等著一會兒唐晶過來交接他就完成任務了。比起羅子君,他更關心自己和獵頭公司的談判。正當賀涵意氣風發的跟各種獵頭打電話談條件時,一

  • 賀涵為唐晶與羅子君準備了酒菜就要離開,羅子君叫住他,問他是不是覺得自己被陳俊生甩了活該。羅子君知道,在賀涵眼中,自己一直是一個只知道吃喝玩樂,不求上進的人,還一天到晚地麻煩唐晶,浪費她的時間。賀涵說自己還沒有那么惡毒,不過他確實希望她吃完喝完考慮如何扳回一城。唐晶表揚羅子君說下午的表現很解氣,

  • 羅子君獨自漫步在夜色中的街頭,遲遲打不到車,她不知不覺走到了老卓家的日料店,點了一碗拉面。她看到老卓身后的酒架上有一瓶酒貼著陳俊生的名字,問老板他是不是經常來這里。老卓問她和陳俊生的關系,才知道她就是陳俊生的太太。羅子君離開后,洛洛興沖沖的問老卓為什么羅子君這么漂亮,陳俊生還會出軌,老卓沒理她

  • 對于一個家庭主婦而言,比丈夫要離婚更痛苦的,是他還要帶走你的孩子。羅子君原以為公公婆婆的到來,目的是勸阻兩人離婚,卻沒想到幾句敷衍的安慰過后,他們就表露出真實的目的——孩子。陳母無奈的說將平兒帶走也是為了她好,畢竟她無論從經濟還是生活方面都遠不如陳俊生,以后只會過苦日子。陳父更是

  • 羅子君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穿著病號服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賀涵見她醒來氣急敗壞的將她數落一通,倘若她真的有個三長兩短,對平兒和唐晶會造成多大的傷害。羅子君自知理虧,難得沒有爭鋒相對,而是訥訥的道了歉。陳俊生還是被唐晶拉來了醫院,他解釋說不是自己不想來,而是不敢來,羅子君始終沒有正眼看他。陳俊生卻又

  • 提到父親,洛洛十分感傷。老卓問她父親不工作,她沒錢該怎么生活。洛洛苦笑的說當然是問母親要啊,一開始她還很不好意思,后來也就越發沒皮沒臉起來。父親死后,她找了一個男朋友,比老卓也沒小幾歲,兩人好了三個月就分了。后來,洛洛就拿著父親的信來投奔老卓了。借著酒意,洛洛說如果老卓不趕自己走,她想要一輩子

  • 上帝關上了一扇門,就必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經過賀涵的引薦和培訓,羅子君的面試順利過關,她終于看見了未來的一絲曙光。子君滿面春風回到家里,將這個好消息告知亞琴,她再也不像從前那樣趾高氣昂,而是親切地和亞琴握著手,感謝她在自己忙碌的時候幫忙照顧平兒。豈料,陳俊生此刻也在家中,夫妻兩人一見面,便揚起

  • 法庭上,陳俊生的律師故意拋出了尖銳難堪的問題,讓羅母和白光按耐不住脾氣,當場大吵大鬧起來,羅母甚至張牙舞爪準備打律師,一家人鬧得雞飛狗跳,家庭氛圍不言而喻,連李律師都無奈地低著頭。眼看著子君即將輸掉平兒的撫養權,賀涵如同及時雨一般趕到,送上了新證據——陳俊生的出差和加班記錄,并鼓勵子君要挺住,

  • 神秘女子在深夜來到醬子,老卓親手為她下廚做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面,女子一邊狼吞虎咽地吃著,一邊默默落下淚珠,而老卓則露出了溫暖的笑容,向她伸出了手,兩人在悠揚的樂曲聲中輕輕相擁,很有默契地跳起了舞,這唯美的一幕落在洛洛眼里,卻那么不是滋味。洛洛走過去關掉了音樂,冷冰冰地扔下一句“面涼了”,只留下老

  • 羅母來到子君家中,看見地上的一大摞紙箱子,還以為是要打包陳俊生的私人物品,當羅母聽說子君和平兒要搬走時,不禁大吃一驚,繼而火冒三丈,準備等女兒下班回來,好好教訓她一頓。當晚,子君和唐晶在賀涵的邀請下,來到醬子吃飯,賀涵以茶代酒,恭喜唐晶前途無量,唐晶一飲而盡,淚流滿面地跑出門。老卓貼心地給洛洛

  • 知人善任一直是賀涵的優點,所以,他將卡曼的單子交給陳俊生負責,這本來是個好事兒,但陳俊生一想到即將和唐晶合作,就面露難色,賀涵微笑著鼓勵他,工作歸工作,交情歸交情,這才讓陳俊生充滿信心,準備奮力一搏。下班后,陳俊生剛走出大樓,就看見了早在此等候的凌玲。凌玲本來想去收拾大房子,無奈陳家二老此刻正

  • 賀涵本來沒有打算與子君母子一起進餐,他走到樓下,想起了子君謙卑的言語,便又返回同子君吃晚飯,在飯桌上,賀涵語重心長地給子君上了一堂職場課,教她好好分配生活與工作的時間,對于上次拒絕順風車求助,賀涵開誠布公地表明,實戰之前必須預演,以排除一切意外的可能,沒有人會在乎所謂的特殊情況,更沒有人會聽解

  • 如果說這世上有一種不見硝煙的戰爭,那便是前任與現任的碰面,或者是前妻與第三者的交鋒。為了避免在家中尷尬,陳俊生帶著凌玲和佳清出來逛街,湊巧的是,三人正好走進子君的鞋店,大家目光相對,彼此默默無言,子君的目光稍微黯淡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的光彩,她像對待其他顧客一樣,熱情地招呼著凌玲,陳俊生在一旁

  • 單身母親帶著孩子的辛苦不言而喻,當子君和平兒頂雨回到家中,已經全身濕透,狼狽不已,平兒心中有氣,不愿搭理母親,子君耐心地向孩子道歉。平兒撅著小嘴,新家的熱水器根本不好用,以前經常喝的果汁現在也喝不到,上學還要擠公交,幼小的孩子不明白,那個大房子分明是自己家,為什么要拱手讓人呢?子君語氣柔和,承

  • 俗話說得好,最美夕陽紅,黃昏戀也是如此。子君來到母親家中,正好遇見老崔來探望羅母,善解人意的子君滿臉笑容地與老崔打招呼,還準備叫子群也來吃飯??墒?,就在此時,子群正與白光發生激烈的爭執,原來,子群在家中提到了姐姐新的追求者——老金,這讓白光起了疑心,懷疑子群羨慕鉆石王老五和富貴的生活,白光言語

  • 閨蜜之間總是有說不完的話,唐晶在子君家留宿,兩人度過了愉快的一晚,第二天一早,老金便準時開車來接,唐晶由于沒有開車,也搭乘老金的順風車上班。途中,唐晶詢問老金在商場的工作年限,老金坦言已經在此工作十年之久,領導也曾讓自己換個崗位,只是在供貨部做習慣了,覺得順心踏實,便沒有更換。唐晶笑了笑,繼而

  • 在愛情里,如果雙方都昂起驕傲的頭,那么便享受不到甜蜜的溫情,因為兩個人都有著倔強的自尊,誰也不肯讓步,毫無疑問,唐晶和賀涵便是如此。在聚會上,子君拼命撮合著這對歷經坎坷的有情人,但賀涵平靜地表示,此次輪調可以幫助唐晶度過事業上的瓶頸期,所以自己完全尊重唐晶的選擇。而唐晶也釋然地笑著,自己本就單

  • 男人最在乎的東西就是面子,當老金和人事部協商未果時,賀涵幾句話就搞定了商場的執行董事,讓子君成功調到企劃部,老金的面子掃地,十分尷尬。子君的處境也左右為難,她甚至不知道應該感謝還是埋怨賀涵,因為她不僅顧忌老金,也擔心自己不能勝任。賀涵則認為,子君換崗是為以后的未來做長遠規劃,所以絕對不能放過好

  • 俗話說,人靠衣裝,子君考慮到這是和老金朋友的第一次會面,特意換了一身價值不菲的漂亮衣服,而老金卻認為這十分不妥,在他看來,子君穿得太過高級,像一個富太太。老金在意自己的經濟和人脈配不上子君,他總是時時刻刻在擔心,子君看得出來,這一切說到底都是面子問題,而面子是這個世界上最難放下又最沒用的東西。

  • 愛情的模樣總是最美的,無關年齡與時間,羅母與老崔的黃昏戀已經走向正軌,她準備將老崔正式介紹給子君和子群認識,在飯桌上,羅母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之情,而老崔也心花怒放,羅母打算搬去和老崔同住,還不忘叮囑女兒們,一定要生活得比自己幸福,并且塞給女兒們大紅包。子君和子群見孤苦半生的母親找到了歸宿,也由

  •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為了讓子君安心去面試,賀涵決定幫忙帶平兒去醫院,還不忘叮囑子君換一套活潑可愛的衣服去面試。平兒很快做完了檢查,醫生詢問孩子是否得過肺炎,賀涵一時答不上來,為了不打擾子君,他只好打電話問陳俊生。陳俊生此時和凌玲在上班的路上,聽說平兒生病,便趕緊只身前往醫院,凌玲看著丈夫擔

  • 大雨滂沱,夜色漆黑,子君狼狽地站在漫天雨簾之中,全身濕透,她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賀涵。終于,那個熟悉的身影舉著一把大傘飛奔而來,賀涵跑到子君身邊,狠狠地教訓了她一頓,自己早就叮囑過,夜里會有大雨,她為什么不聽?所幸黑車只是拋錨,萬一出了其他事故,該如何是好?子君眼里閃爍著淚光,哽咽著道歉,她不過

  • 職場中,不僅有難纏的女人,也有心術不正的男人,段曉天故意安排子君參加產品座談會,但卻沒有告訴她具體流程,面對子君提出的疑問,他也是避重就輕,不予回答。這時,陳俊生作為甲方過來開會,他便耐心給子君解答了問題,段曉天和蘇曼殊看著這一幕,很是吃驚,他們不知子君就是陳俊生的前妻,只以為窈窕淑女,君子好

  •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白光很快得知子群與理發師阿輝關系親密,他火冒三丈地沖到理發店,邊砸邊罵,非要把阿輝找出來不可,他不僅把店里砸得一塌糊涂,還將染發劑誤灑到顧客的LV包,子君及時趕到阻攔,白光不但不聽勸告,還出言不遜威脅子君,當警察趕到時,店里雞飛狗跳一片狼籍。顧客吵鬧著索要三萬塊賠償,賀涵打

  • 賀涵與子君在醬子聊天,他對要求上進的子君很是贊賞,鼓勵她向蘇曼殊提要求,進入中意的小組學習工作。子君茅塞頓開,決定毛遂自薦去跟隨最強的領導學習。子君不禁感慨著,一年前,自己曾經那么討厭賀涵,而如今卻被最討厭的人改變了。其實賀涵何嘗不是如此,他曾經最看不慣子君,如今卻能為了她四處奔波。子君離開后

  • 當賀涵急匆匆地趕回辰星,陳俊生垂頭喪氣地坐在辦公室,他已經使出了渾身解數,無奈還是阻擋不住菲爾。賀涵意識到,未來可能會有大麻煩了。陳俊生又氣又惱,現在已經晚上九點半了,無論是誰也等不下去了,而且自己和菲爾又是同級,不僅沒資格讓他簽署保密協議,連郵箱密碼都無權要過來。陳俊生更好奇的是,一向謹慎守

  • 子君得知母親大清早又麻煩賀涵,趕緊火急火燎跑到酒店,正好遇見等電梯的賀涵。子君對于自己一家屢次三番給賀涵添麻煩,而深感愧疚,連連道歉。賀涵不明白,子君為何突然變得生分起來,子君焦急萬分,她實在不愿把賀涵卷進羅家這個爛攤子,無論是白光還是母親,都會死死纏住無私的賀涵,讓他擺脫不掉。賀涵注視著快要

  • 子君心虛地離開飯桌,留下一頭霧水的唐晶和糾結尷尬的賀涵。賀涵很不放心,他對唐晶謊稱回家,實際上開車去看望子君,囑咐她不要總是面露緊張。面對這個無私深情的男子,子君垂下眼瞼,她何嘗不想擁有一段純粹的愛情,奈何卻愛上了閨蜜的男友,事到如今,子君別無他法,唯有期盼賀涵與唐晶幸福白頭。賀涵是個執著的人

  • 經過子君的不懈努力,菲爾不僅被開除了,還將面臨起訴,賀涵得知這個消息很是寬慰,他也十分好奇,到底是誰為自己拔刀相助,做好事不留名呢?陳俊生道出了實情,一切都是子君所為。賀涵聽了,很受感動,也為子君的果敢欽佩。另一邊,子君的境遇就沒那么好過了,蘇曼殊狠狠批斗了子君一番,菲爾來調研公

  • 唐晶來到辰星看望子君,其實是來找凌玲談話,當辰星的員工們見到大名鼎鼎的唐晶,都紛紛打招呼,大家也十分好奇,一向勇于拼搏的唐晶,怎么會急流勇退甘于做培訓呢?毫無疑問,肯定是為了賀涵。唐晶把凌玲單獨叫出來,她面帶微笑,態度不卑不亢,子君是個心思單純的人,以為靠著努力就能獲得公平,但只有唐晶心里明白

  • 新的一天,賀涵早早來到辰星,凌玲也挽著陳俊生走進來,三人友好地打過招呼,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陳俊生訕訕地去賀涵辦公室,他有些不好意思,雖然凌玲做的很過分,但自己終究不能和凌玲鬧翻,她畢竟是自己的現任妻子,更不能在孩子面前吵架。賀涵發覺子君沒有來上班,以為她請假了。但是,子君此時已經精神抖擻地坐

  • 唐晶把戒指還給賀涵,她想知道,愛慕賀涵的女人那么多,為什么他偏偏喜歡羅子君?賀涵其實也說不清楚,但只有和子君在一起,他才是真實和輕松的。唐晶喃喃自語,看來自己讓賀涵緊張了。賀涵也很無奈,自己和唐晶是一類人,頭頂著成功、優秀、自強,這樣的兩個人并不適合做愛人。唐晶淚流滿面,她無法原諒子君,搶走閨

  • 三人來到店外繼續喝酒,白光覺得賀涵和陳俊生房有車,自己的老婆卻看上了個理發師,二人應該知足才是。白光繼續滔滔不絕的講著最近發生的事情和賀涵不敢說出口的感情,在白光的直言不諱下,賀涵眼睛紅了。三人借著酒勁,吐露著平時有口難言的苦水。賀涵覺得自己裝,陳俊生說自己最慫,白光苦笑道:“我不裝也不慫,就

  • 夜幕下的上海,子君一個人依偎在黃浦江畔,想著自己在此之前,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這個城市,三十年來所有的苦樂成長都印刻在這個城市的水土之中,自己也羨慕過電視里雜志上,那些四海為家的自由人,夢想過有一天,自己也能說走就走,但是牽絆著自己的又究竟是什么?是這夜以繼日的繁華,還是了如指掌的街道,還是只是

  •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凌玲與小董真是臭味相投,小董偷偷復印了安琪兒的機密資料交給凌玲,還把唐晶在辰星的一舉一動都匯報得清清楚楚。當凌玲驚聞唐晶拿走了安琪兒的項目,不禁大吃一驚,那可是連賀涵都未必搞的定的案子。小董眉毛一挑,唐晶不過是想在工作上勝過賀涵,但那又怎樣,也報不了十年不娶之仇。凌玲楚楚可

  • 心神不定的凌玲來到辰星偷偷摸摸地找小董,得知公司上下都在查內鬼,連員工的手機電腦都要查。凌玲大吃一驚,害怕此事連累自己,她力爭撇清關系,成本數據并不是自己泄露給碧歐辟的。小董哪里是吃素的,她絕不可能讓凌玲獨善其身,而是堅稱自己沒有給凌玲任何資料,不管怎樣,凌玲已經與辰星毫無關系了,而自己還在這

  • 為了彌補對唐晶的虧欠,賀涵準備背這個黑鍋,他打算將資料泄露的責任攬到自己身上,然后由陳俊生揭發檢舉自己。陳俊生一向老實厚道,他自然一萬個不愿意,賀涵笑了笑,其實陳俊生的壓力比自己更大,一旦選擇這么做,難免會有人指責他賣友求榮。見到賀涵如此卑微急切地懇求,陳俊生無法推辭,也不忍開口答應,只是一杯

(我的前半生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猜你感興趣
小姪女下面粉嫩水多很爽小雪|校花被下春药双腿主动张开|性xxxxbbbb农村小树林|性xxxxfreexxxxx欧美牲交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