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 - 祁睿鋒叫板歐陽恒 唐一白陷退賽風波

高中的時候,祁睿峰、唐一白和歐陽恒輸了夏季競標賽,大家都很失落。但是祁睿峰仍然客觀的看待失敗,還激勵唐一白和歐陽恒將不甘心握在手里,讓自己變得更強,不再經歷失敗。唐一白拿這件事開導祁睿峰,祁睿峰想起當時的青春年少對未來的憧憬,頓時血槽回滿,綻開笑容。

浪花一朵朵劇照(昔日三少年意氣風發)

與此同時,歐陽恒在健身房獨自訓練,他回想起高中的時候,自己搶了學長的初賽資格,學長對他很是不滿,對他橫加指責。唐一白和祁睿峰看到為他仗義執言。想起曾經三人的友誼歐陽恒心中百感交集。

祁睿峰回到宿舍,看到袁總教練和伍教練守在門口。祁睿峰感覺來者不善,以為袁總教練知道了自己和歐陽恒私自比賽的事,特來捉他的,馬上替自己辯解,沒想到卻會錯了意,兩個教練是來找唐一白的,他們讓祁睿峰轉告唐一白待會去趟辦公室。第二天一早,向陽陽在宿舍樓下等著祁睿峰,祁睿峰又恢復了以前嬉皮笑臉的樣子,向陽陽問他為什么那么討厭歐陽恒,祁睿峰卻立刻生氣了,轉身離去。

另一邊,云朵沒有趕上公交車,林梓裝作偶遇的樣子把跑車開到了她的面前,將云朵載到了公司,盡管如此,云朵還是很生他的氣。

祁睿峰帶隊訓練的時候,發現唐一白又不在。隊員告訴祁睿峰今天早上唐一白就被袁總教練叫去了辦公室。祁睿峰想到昨天晚上袁總教練也來找過唐一白,心中不免有些困惑,也不知道唐一白究竟惹什么事了。

歐陽恒帶著隊員到了游泳館。祁睿峰已做好準備訓練,縱身入手,浪花四起。就這樣祁睿峰開始了他的游泳訓練。歐陽恒在祁睿峰入水那一刻便開始掐表為其計時,剛過百米的時候,北體大隊員開始嘲笑祁睿峰的速度。歐陽恒告訴眾人,祁睿峰從一開始游的便是1500米。北體大隊員斂了笑意,專心觀看祁睿峰的訓練。出乎意料的是祁睿峰每過一百米的速度不減反增,這讓北體大隊員覺得難以置信,紛紛稱祁睿峰是怪物。

浪花一朵朵劇照(北體大隊員被祁睿峰驚呆)

晴空網從昨天拋出四年前唐一白和歐陽恒的比賽視頻后,點擊率便不斷增加,甚至創了新高。見此劉總讓云朵等人抓住這條新聞的后線,做好后續報道。接到任務后,云朵和林梓趕往南體大,一路上林梓繼續死皮賴臉的纏著云朵。兩人來到游泳館邊,記者又是圍了一堆,云朵看了看手機,仍然沒有唐一白發來的消息。這時,唐一白和教練來了,記者蜂擁而上,云朵站在人群外看著一白從面前走過,他看了自己一眼,卻神色漠然,云朵難過的低下了頭,悵然若失,對一白的歉意涌上心頭。

袁總教練得知祁睿峰已經游了2500米還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生氣的罰其再游五千米,祁睿峰爽快答應后便再次入水,絲毫沒有倦的意思。再次讓北體大隊員大吃一驚。游完后的祁睿峰被教練叫到了辦公室,他一邊狂吃香蕉,一邊挨訓,這時,一個電話打來,接起電話的教練臉色突然凝重,放下電話后,教練獨獨留下了唐一白。他告訴唐一白,夢想杯的主辦方要調查唐一白禁藥事件,并且有可能取消他的參賽資格,聽到這個消息,唐一白幾乎呆住了。在門口偷聽的祁睿峰等人生氣的沖了進來替唐一白抱不平,祁睿峰更是說如果撤銷唐一白的參賽資格,南體大的運動員就全體退賽。教練也無可奈何,他們能做的只有等待。一白為了大局,只好接收教練的安排,等待主辦方發出相關通知。

祁睿峰不想讓唐一白因為這些莫須有的傳聞被取消參賽資格,他決定自己幫唐一白一把,于是祁睿峰向明天和鄭凌曄借了些錢,離開了學校。

云朵發給唐一白的信息一直沒有收到回復,所以她的心情糟透了。所以她對點著引火線的林梓自然不會有什么好臉色。晴空網看到網上的那些關于唐一白被退賽的傳聞之后,孫老師決定帶著云朵前往南體大一探究竟。這時,祁睿峰沖沖來到了晴空網。還稱自己此次過來是來給云朵送獨家專訪。

祁睿峰表示若夢想杯主辦方因為輿論壓力而撤銷唐一白的參賽資格,自己將與唐一白共進退,拒絕參加夢想杯。他讓云朵將這個聲明完整無誤的發布出去,云朵覺得不太妥當正猶豫間唐一白沖了進來。他讓云朵千萬別把祁睿峰的專訪發到網上,兩人起了爭執,他帶走了祁睿峰。

浪花一朵朵劇照(祁睿峰發表聲明,與唐一白共進退)

被帶回來的祁睿峰又挨了一頓訓,說著說著,被憤怒沖昏頭腦的祁睿峰又和教練吵了起來,他口不擇言的指責教練,為了讓他別再胡鬧,其他人也說出了教練的安排:他們已經找到了一個商界的朋友歐陽季,也就是歐陽恒的父親,他曾經幫過一白澄清四年前的禁藥事件。而對于這次的情況,他建議一白先主動退賽,可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對,一白表示不會退賽,袁教練更是以辭去總教練的職務來抗議,在他們的談話中,唐一白更是了解到四年前袁教練為了自己放棄了亞洲菁英教練員的職務,唐一白又是震驚,又是感動。

這也是唐一白不會放棄的原因,不光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所有幫助他,栽培他,愛護他的教練和朋友。

(浪花一朵朵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熱門電視劇

老头在厨房添下面很舒服㊣亚洲综合色丁香婷婷六月图片㊣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日韩激情无码免费毛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