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瓏 分集劇情介紹

  • 據典籍記載,巫族隱居世外密林離鏡天,自古不入塵世,巫族之人凝聚萬物之靈,匡扶皇室明君,以守護四方百姓為己任,今日便是離鏡天執事巫女考核的日子,只有成為執事巫女才能走出離鏡天去守護皇家和這天下。清凈的山崖間,巫族長老桃殀著一襲白衣,手執棋子與師兄昔邪博弈,舉手投足間銀蝶飛舞,淡眉若秋水,玉肌伴輕風,盡顯高貴清麗,她知師兄擔心自己的徒兒鳳卿塵,卻只是靜觀其變。(桃殀長老和昔邪長老)離鏡天內,風景如畫,數名紫衣女子手攀綠藤,競相奔走,使出渾身解數應對這危機重重的考核。然陸續有人落入陷阱,電光石火間只見一紫……

  • 入夜,皇上夢見元凌一劍刺入自己胸口,驚醒亂語凌王要殺自己,慌張不已。他深知,元凌即使交出了兵權,但他領兵數年,六軍皆聽他號令,百姓也奉他為神靈,可他費盡心思奪來的天下,又怎會拱手讓人。而離鏡天內,元凌靜立在夜色中,他才忽然想明白,原來父皇看自己的眼神一直都是畏懼,但他還是要回去問個明白。卿塵移步而來囑咐元凌,言語中盡是擔憂,元凌聞言唇角上揚,將卿塵擁入懷中,這幾日是他二十多年來過得最輕松的時光,確是難舍。(元凌擁卿塵入懷中)昔邪入宮面見皇上,指出當年陛下弒兄奪位,只是先皇憐憫百姓受苦才主動放棄,同時……

  • 卿塵不惜用余生換師父平安,元凌不忍她傷害自己,疼惜不已。正在這時,桃殀長老帶話,讓卿塵去藏經閣見她師父,卿塵匆匆離去?;蕦m內,太子元灝將十一帶回面見皇上,十一心中不服,不明白父皇為何要對四哥苦苦相逼,結果皇上重懲十一,企圖利用十一引誘元凌前來相救,十一不敢相信,自己的父皇竟然真如坊間傳言一樣薄情寡義。七王子府,元湛靜坐案臺,從容地煮著茶,巫族莫長老前來感謝湛王救命之恩,元湛表示自己也只能保莫長老一時,還望他速回離鏡天,并托付莫長老將自己悉心栽培的虞美人帶給卿塵姑娘,以答謝她對自己府中這些奇花的栽培?!?

  • 那偷襲的暗巫女叫武娉婷,其實是元湛手下,他們解除了卿塵身上的圣巫女封印,只為讓雙星重現,天下生變。遠在離鏡天的桃殀感應到卿塵有難,知道她封印已經被解除,面色憂慮。原來數十年前,當卿塵還在襁褓之中時便被昔邪封印,只為保天下太平和卿塵平安。卿塵從湛王府醒來,元湛假裝是被暗巫迷惑取得了卿塵信任,卿塵剛從湛王府出來便遇到了前來尋找自己的師姐,得知元凌正在找自己。卿塵去見元凌,元凌因為卿塵的突然消失擔心不已,再次深情許諾要立卿塵為后,卿塵一時不知如何抉擇,還是不語。終于到了巫族擇選圣巫女的日子,元凌一心想著選……

  • 冰天雪地里,鳳卿塵正苦苦掙扎在寒冰斷崖間,危急時刻元凌一襲玄衣,踏風穿雪而來將她帶上了地面,卿塵嗔怪元凌兩道圣旨就把自己逼迫至此,元凌反而笑意盈盈地看著她,無論風里雨里,刀山火海他都會陪她闖。正說話間一陣狂風襲來,生生將兩人分開,聽得見彼此聲音卻看不見對方。元凌知斷崖上便是卿塵,卯足了勁往上爬,好在卿塵及時發現拉了他一把,兩人筋疲力盡地躺在雪地里,眼角眉梢都攜著濃濃的愛意。(倆人經歷冰山境考驗)冰山境已過,轉眼便來到了火海關,入眼之處巖漿翻滾,火山噴涌,兩人雖身手不凡,卻也只能倉皇而逃,然而元凌為了……

  • 進入九轉玲瓏陣,卿塵竟是隨靈石一起落入了虛空之境,現在她只有重聚九顆靈石,才能更改發生的一切。然而亂石之中竟然出現了一位自稱九轉玲瓏使的男子阻擾她取靈石,男子振振有詞,指責卿塵為一己私情開啟九轉玲瓏陣,篡改天意已是大錯,如若再入陣換境,她將成為過往時空里的陌生人,將一無所有,而且如果她遲遲不歸或是說出自己的來歷,一切都將幻滅,包括她自己??墒乔鋲m還是決了心要去一試,一如元凌當初闖刀山火海陣救她時一樣,無怨無悔。一番惡斗后,卿塵雖然九死一生,卻終是從九轉玲瓏使的手中逃了出來。再蘇醒時是在巫族的木屋,一……

  • 元湛攜眾將士舟車勞頓在邊關前進,下屬來報有人跟蹤,元湛只是淡然應之,兩國和親,四方勢力蠢蠢欲動,梁國也不安好心,在弄清楚來人的真實身份之前,還是不要打草驚蛇為好。另一邊,阿柴國國王伏連籌手執書卷端坐在案前,來送燕窩的侍女卻突然面露兇狠之色,直取其性命。遠在關外的阿柴族公主朵霞得知陛下遇刺的消息后快馬加鞭趕回皇宮,并吩咐將軍木頦沙立即回城查看是否有可疑人物,而奉元湛意前來阿柴國境內打探消息的李麟恰巧被懷疑,落入了木頦沙手里。元凌和十一帶著數十名親信駕馬來到狹隘山谷處,卻突遭南梁騎兵突襲,一瞬間無數巨石……

  • 千鈞一發之時,卿塵解開繩索救下了元凌和自己,卿塵隨即用巫術為元凌療傷,元凌輾轉醒來之后反而誣告卿塵心術不正,卿塵玩心突起,竟然大起膽子來調戲元凌的身骨健壯,元凌沒說幾句又暈了過去,卿塵只好用金蝶引毒,救下元凌。元凌醒來后,迅速起身劍指卿塵,如果卿塵昨夜趁機逃走斷不會有此麻煩,卿塵卻柔唇淡挑,狡黠道金蝶已將他們性命相連,只怕凌王殿下是不舍得殺害自己了。說罷她擦傷了手指,元凌的指尖也滲出血來,現在他們真的同命同體,生死與共了。元凌深感卿塵的狡猾,干脆無賴地湊近卿塵,揚言要看緊她,然而卿塵在觸碰到元凌的一……

  • 軍營里,蕭績看著元凌的尸首開懷大笑,揚手要殺了卿塵,卿塵卻并不憂懼,反而一本正經地用玄甲軍行軍陣法和蕭績交易。夜色沉沉,黑暗中十一帶著數名武士如影遁形潛入大營,無聲無息地斬殺了敵兵。大帳里,卿塵早已知道那元凌是他人假扮的,元凌這是在設死局求生,她心中暗定此次要助元凌滅了蕭績,正逢此時,蕭績來尋她,卿塵趁其不備施法相斗,奈何靈力受傷的她再次被蕭績擒住。蕭績欲斬殺卿塵,危及之時歸離劍氣逼人直刺蕭績胸口,元凌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蕭績身后,兩年前他便警告過蕭績,若他再踏入大魏領土,自己必取其性命。卿塵欣慰,自己……

  • 恰逢其時,趕來相救的碧瑤等人紛紛現身,冥魘等巫女得救后飛天而去,卿塵故意失足撞到元湛,引起了元湛的注意。天舞醉坊,卿塵和其他被擄來的女子長跪在地,她將碧血閣強搶民女一事盡數道來,奈何此時的元湛似乎真的遠離朝政,更不知何為暗巫。元湛拂袖而去,準備將他們交由官府處置,卿塵喚住他,稱自己愿以琴聲和湛王笛聲,若和的上,便請湛王救下這些無辜的女子。元湛以一支玉笛名動天都,自是對音律充滿了興趣,欣然應邀。大廳內元湛手執玉笛,雙眸澄明如玉似水,幽美的笛音隨之而起,落落飄蕩,卿塵閉目聆聽,不出片刻,瑩白指尖輕挑琴弦……

  • 退朝后,痛失愛子的元安久久地站立在大殿之上,目光空洞,感嘆生死無常,當初元汐意氣風發地在此告別,如今卻只有一具棺木回來,他吩咐孫公公去調查元汐的真正死因,生性多疑的他根本不打算相信元凌口中的真相。湛王府,卿塵叫住李麟,得知元凌帶玄甲軍班師回朝的消息,想到當時他發現暗殺元汐的隨從“殷素”死在竹林,撕開人皮面具一看竟然另有其人,隨即通知元凌查找殷素的下落,而元凌也得知殷素現今就藏在天都,但是他想順藤摸瓜找出幕后主使。高聳的城門前,殷貴妃和元湛攜身著喪衣的元汐妻兒靜靜站立,元凌和十一護送元汐遺體歸來,殷貴……

  • 深墻宮院內,一優雅嫻靜的女子放下書卷,從容地跪迎元安的到來,女子是元凌的生母蓮妃。她知道元安前來是想試探自己對元凌一事的態度,她亦知道,沒有什么是元安保不住的,若保不住,那就是他從一開始就存了殺心。蓮妃雖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樣,但卻明確地告訴元安,若是殺了凌兒,那么她和陛下之間唯一的牽連也就斷了。深山野林里,太子元灝正在狩獵,如今個個都是他的親兄弟,無心宮中爭斗的他更不會插手此事,這時一杏眼丹唇的妙齡少女來到他跟前,原來是御前女官鸞飛。鸞飛知道元灝的性子,將元灝尋找已久的樂風論送給了他,元灝感動不已,將……

  • 元凌獨自一人靜坐在竹林小屋,雙目沉沉地不知看向何方,他早已料到十一沒有拿到賬本,殷家真正想扶持的其實是元湛,而現在元湛放出消息無非是想引自己去見他,這局棋的勝敗其實在于元湛的態度。元凌囑咐過十一后準備去見元湛,卻迎面遇到卿塵,他告訴卿塵現如今殷素未必會作證,卿塵很有可能要為自己陪葬了,卿塵挑眉,她不相信凌王殿下是個輕易言棄的人。而元凌卻邪魅一笑,抓起卿塵的手就放到唇邊輕咬了一下,卿塵痛得皺了皺眉,而元凌卻并未感到痛感,原來他早已知道卿塵為自己引毒,還解開了生死劫。卿塵雖口口聲聲道自己助他是為了保住巫……

  • 元漓獨自在巫族離鏡天漫步,發現往日繁盛的巫族竟然破敗至此,正打趣時元濟帶人找到了他,元濟擔心巫族詭異不可久留,元漓聞言裝作一份吃驚模樣爬上了元濟的背,要他趕緊帶自己離開。而等他們離開后,一面容素凈的女子出現在他們身后,竟是失蹤許久的桃殀長老。卿塵來向元湛辭別,她認為元湛當是恨她將他置于眾叛親離的境地,元湛卻拉住了她,寬慰她不必愧疚,更不要離自己而去,卿塵抬眸,不解為何如今的元湛和她當初認識的截然不同, 疑心是九轉玲瓏陣逆轉了元湛的命運。深夜,卿塵秉燭來離鏡天查閱典籍,得知九轉玲瓏陣可逆天地……

  • 天舞醉坊,紅紗帷幔輕垂,美人肌如白雪,剛出浴的卿塵著一襲白裙,坐在臺前梳妝。武娉婷看著絕美的卿塵,感嘆道難怪那些男人為了見卿塵一面可以一擲千金,卿塵卻笑著答自己想要的是見碧血閣閣主。武娉婷湊近卿塵,嫵媚地笑著,她交予卿塵一個香囊,稱是任何男人都逃不過這銷魂的香味。郊外的湖邊,悠悠揚揚的笛聲婉轉傳來,元湛身著雨過天晴色錦衫,腰系淡碧色玉帶,一番玉樹臨風豐神俊朗的模樣。卿塵自他身后走來,自她入天舞醉坊以來,有元湛暗中相助,如今文清姑娘的琴已名噪京華。卿塵拿出武娉婷給她的香囊,稱那香囊由藥毒制成,天舞醉坊……

  • 元凌領著卿塵離開后,桃殀和莫長老知道能召喚韶華圣蝶的只有圣巫女,可見卿塵并不簡單。桃殀暗想,待暗巫一事平定后,再迎圣巫女歸位,只是不知師兄現在身在何處。 正在這時,元漓奔來尋莫大人。元漓明明看見有人離開,進屋尋找卻不見人影,他心有疑慮。元漓也看出雙星天象漸盛,問莫大人為何不將此事告知父皇,莫大人只道自己已心有所悟,不日將會稟告陛下。卿塵回到天舞醉坊,稱自己是去赴殷大人的宴席,又拿出殷府特有的紅梅才躲過了武娉婷的追問,然而武娉婷卻知道越沒有破綻就越是可疑。另一邊,元漓回到太常寺,發現侍衛已經……

  • 卿塵被數名人形毒煞圍攻,正是一番惡斗之時,卿塵無意間發現毒煞遇火俱焚,于是借火攻破了人形毒煞。武娉婷見狀不妙只得親自出手,一時間紅衣凌厲殺氣凜凜而來,卿塵也是身手矯捷,舞動韶華圣蝶化水為冰攻向武娉婷,武娉婷不敵,假裝暈倒在地,趁卿塵前來查看之時出手反擊,危急之時歸離劍破風而來,元凌一招便制服了武娉婷,他沉聲道玄甲軍已經包圍了天舞醉坊,如若再反抗只有死路一條,武娉婷這才罷手。元凌又低眸望向卿塵,嗔怪她孤身犯險。武娉婷自知走投無路,用暗室中關押的昔邪長老為交換,要元凌放自己一條生路。正在這時一聲狂笑傳來……

  • 翌日,元凌前來稟告元安自己查到的一切,元安聞言更是要將巫族斬盡殺絕,元凌將暗巫與巫族之間的對立告知了元安,稱不應該斬殺有所冤情的巫族中人。元凌又道,當日暗巫毒殺之人的癥狀與皇后當年發病的癥狀一樣,謀害皇后不一定是巫族,元凌請求查清此事,以保大魏平安。卿塵嗔怪元凌不該輕易允下查暗巫一事,若是沒有結果該如何自保。元凌道此前他救下的巫族只是一小部分人,他更愿巫族所有人能站在大魏國土之上,自由自在地活在離鏡天,卿塵聽了心中感激不盡。元凌得知卿塵又搬回了湛王府,微微一笑諷刺道卿塵在湛王府還真是舒心,隨即挑眉道……

  • 冥魘來請元漓起床,天生日蝕奇象,元漓嘲笑她堂堂太常寺莫大人的首徒竟然沒有推算出來,日蝕轉瞬即過,冥魘瞧見元漓衣衫不整的樣子,紅著臉匆匆跑了出去,元漓見狀十分不解,因為他還不知道冥魘竟是女扮男裝的侍衛。太子元灝來見朵霞,元灝十分感激她先前幫自己出計策,讓他借擇日之事探清了鸞飛的心意。朵霞微微一笑,趁機請求元灝也幫助自己另擇阿柴族夫婿。元凌對十一說出了自己心中對卿塵的疑惑,卿塵自出現來一直站在他們一邊,無論發生什么她似乎永遠都在默默幫助自己,又借助他和元湛的勢力鏟除了對手暗巫,他不相信卿塵只是為了離鏡天……

  • 卿塵看著纖舞的畫像,又看看自己手上的刺青,纖舞善舞,模仿倒是不難,加上又有刺青,入鳳府也不是沒有可能,難的是缺一個機會。天舞醉坊改造的牧原堂醫館建成,卿塵和元湛在里面擇選藥材,元凌卻站在門外遠遠地看著,十一不解明明都是四哥出的力怎么到頭來又要讓給七哥,元凌卻靜靜道,我與她從此便兩清。卿塵為表達對元湛的感謝,提議領著眾姐妹為諸位皇子獻上歌舞,為元湛還原當年的眾皇子宴樂圖。元湛自是不知卿塵另有圖謀,他欣然同意,還要邀請朵霞一道,想要促成兩國和親。卿塵隨后來見桃殀,牧原堂其實可以負責為巫族收集各方情報,也……

  • 鳳相來湛王府找卿塵,看著卿塵手腕上的刺青,一把老淚縱橫道有這蝴蝶刺青的必是他的二女兒,這些年卿塵漂泊在外定是受了不少的苦,他對不起自己的女兒。卿塵聽了,也是一臉的難過。

  • 卿塵進了鳳府纖舞的房間,正在四處查看之時,鸞飛卻走了進來。只見鸞飛跪在纖舞的畫像前苦苦道,她們姐妹二人自小一起長大,可她卻不明白姐姐為何突然重病身亡,而如今她又怎樣才能讓姐夫元溟忘了姐姐。躲在簾后的卿塵聽了,驚覺纖舞身上藏著太多的秘密,竟是連鸞飛也不知道她的死因。

(醉玲瓏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猜你感興趣
老头在厨房添下面很舒服㊣亚洲综合色丁香婷婷六月图片㊣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日韩激情无码免费毛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