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 - 桃殀昔邪惜別今生 卿塵守護凌王登基

卿塵不惜用余生換師父平安,元凌不忍她傷害自己,疼惜不已。正在這時,桃殀長老帶話,讓卿塵去藏經閣見她師父,卿塵匆匆離去。

皇宮內,太子元灝將十一帶回面見皇上,十一心中不服,不明白父皇為何要對四哥苦苦相逼,結果皇上重懲十一,企圖利用十一引誘元凌前來相救,十一不敢相信,自己的父皇竟然真如坊間傳言一樣薄情寡義。

七王子府,元湛靜坐案臺,從容地煮著茶,巫族莫長老前來感謝湛王救命之恩,元湛表示自己也只能保莫長老一時,還望他速回離鏡天,并托付莫長老將自己悉心栽培的虞美人帶給卿塵姑娘,以答謝她對自己府中這些奇花的栽培。

巫族藏經閣內古書成堆,書香裊裊,天下之事均可在此窺斑見豹。昔邪攜卿塵來到閣內密室,將先皇遺昭交予卿塵,這遺詔內記載的乃是凌王的身世之謎。原來元凌是先皇與蓮妃的遺腹子,當年元安篡位奪嫂,先皇在離鏡天內含恨而終,巫族雖瞞下了此事,但元凌終究是知道了?,F在,昔邪將玉璽和遺昭交予卿塵,由她決定是否輔佐凌王,卿塵恐自己不能勝任,昔邪只是問她心中是否有元凌,卿塵垂眸不語。

醉玲瓏劇照(昔邪將玉璽和遺昭交予卿塵)

另一邊,桃殀懷疑元凌正因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才故意來到離鏡天,利用昔邪的愧疚引其入宮,然而元凌心胸坦蕩,憂國憂民,只要元安能善待百姓,他其實愿意遠離朝政,不計殺父之仇。桃殀聽了雖是佩服凌王的胸襟,但卻無法原諒他因此讓師兄昔邪重傷。當年她與師兄合力將蓮妃的生產日期推遲兩月,才保下了先皇遺子,但是另一方面由于顧及天下安危,權衡之下還是瞞下了此事,擁立新皇。

隨后,昔邪在執事廳內等待桃殀,在眾巫女的注視下,桃殀邁著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入殿內,卿塵也暗下決心,絕不能留下桃殀長老獨守離鏡天,只是她一轉身,便看到元凌靜靜站在她身后不遠處,饒是目光灼灼,仿佛也越不過這咫尺天涯的距離。

卿塵和元凌漫步至幽靜山澗,她將玉璽和遺昭鄭重交予元凌,她已經決定要追隨元凌,擔起守護皇家的巫族之責,若他是亂臣,她便是賊子,與他共進退。元凌動容,當即許諾,今后無論成敗他都將護巫族周全。卿塵正聲道,愿凌王殿下早日登基,守四方百姓,不料元凌聞言再次將卿塵擁入懷中,他懷里的女子口口聲聲都是師父百姓,卻惟獨不提她自己。卿塵傷情,卻也堅定,因為這是她唯一能為師父做的了。她心中兩端的責任與情義一是守護皇家,一是離鏡天,但她不知自己早已是元凌心中的兩端。

桃殀和昔邪執手相望,昔邪疼惜,只不過一夜,容顏常駐的桃殀竟然生了華發,可他再不能陪她到老了,他欠她太多,也無法還她更多,仿佛與她度過最后的時光就是唯一了。悠悠天涯間,看過世事的兩位長老緊緊相依,奈何情深緣淺,到底意難平。

卿塵將昔邪所托之物交予桃殀長老,桃殀伸手一接,竟是造夢術。夢里她和他著華紅喜服,依偎在漫天的白雪里,一夜白頭,仿若永生。桃殀看著沉睡在水晶棺里的昔邪,淚如雨下,卻同時許下重諾,她會傾盡一生為他守護他所牽念的天下。

夜間,莫先生將虞美人帶與卿塵,卿塵知道湛王殿下送此花必有深意,可如今局勢危急,誰也無法置身事外。與此同時,皇宮外已布下天羅地網,只等著元凌前來救人。元安昏庸無道,戰亂連連,就算為了大魏百姓,元凌也會來。

是時,銀蝶盤旋在皇宮上空,卿塵用靈力迷暈了全部守衛,元凌不廢一兵一卒便來到了元安面前,莫先生帶著玉璽和遺昭緊隨其后,御林軍也僅聽元凌號召。元安還試圖用十一威脅元凌,不料元凌早已將其救下。元凌盛怒,歸離劍已經揚起,元安殺其父,辱其母,大魏在他手中苦不堪言,如此昏君他真當殺之而后快,然而為了十一,他不會殺他,只是這個皇位,他不會再讓。另一邊,元湛得知大局已定,本想借父皇之手掣肘凌王的他隱住怒火道,父皇雖然輸了,但本王不會輸。

一夜之間天下易主,元安退位,凌王登基。元凌登基為皇后仍稱太子元灝為大哥,恭敬相待,他知道大哥一向宅心仁厚,不會有何怨聲,果不其然,元灝只是稱元凌登基,四海平定,當屬贊舉。只是七皇子元湛依舊袖手旁觀,元溟與元濟也被關押在大牢。

元凌登上高處,眺望萬里河山,卿塵翩然而至,元凌執佳人手,天地為鑒,大魏江山為聘,他要娶她為妻,要她與自己共予大魏一場繁華盛世。然而卿塵卻拒絕了,因為如果入了后宮她便不能干政,倒不如留在巫族做他最鋒利的劍刃。

卿塵被十二奇花的花香吸引來到湛王府,她走進那花香四溢的房間,只見一藍袍男子立于窗前吹簫,簫聲婉轉悠揚,更為這房間添了些雅致清幽。元湛轉身,兩人因花結緣,如今他以十里花香邀約卿塵,兩人在賞花方面可謂真是知音難覓。就在這時有暗巫來襲,卿塵雖以銀蝶擊退暗巫,自己卻也暈了過去,軟倒在湛王懷里。

醉玲瓏劇照(卿塵被暗巫暗傷昏迷)

(醉玲瓏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老头在厨房添下面很舒服㊣亚洲综合色丁香婷婷六月图片㊣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日韩激情无码免费毛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