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 - 元湛宴請諸皇子 卿塵設計入鳳府

卿塵看著纖舞的畫像,又看看自己手上的刺青,纖舞善舞,模仿倒是不難,加上又有刺青,入鳳府也不是沒有可能,難的是缺一個機會。天舞醉坊改造的牧原堂醫館建成,卿塵和元湛在里面擇選藥材,元凌卻站在門外遠遠地看著,十一不解明明都是四哥出的力怎么到頭來又要讓給七哥,元凌卻靜靜道,我與她從此便兩清。卿塵為表達對元湛的感謝,提議領著眾姐妹為諸位皇子獻上歌舞,為元湛還原當年的眾皇子宴樂圖。元湛自是不知卿塵另有圖謀,他欣然同意,還要邀請朵霞一道,想要促成兩國和親。卿塵隨后來見桃殀,牧原堂其實可以負責為巫族收集各方情報,也可招納寒門之才,莫大人也表示可以提供宮中情報。

十五月圓之夜,湛王府宴請諸位皇子共同賞月,元漓一入場便惹得諸位皇子嬉笑不已,席上氣氛異?;钴S,唯有九皇子元溟舉杯獨飲。鸞飛站在長廊暗處看著元溟,原來早前元溟要她想辦法阻止太子和朵霞的婚約。元灝正在書閣中找書,鸞飛翩然而至主動對他投懷送抱,元灝本就對她用情頗深,一時間情難自禁只想要與鸞飛一度春宵,兩人正你儂我儂之時卻被卿塵撞見,卿塵驚訝不已,但還是悄悄退了出去。

是時,元湛引出卿塵,說是請天舞醉坊歌妓前來助興。琴聲綿綿而起,只見夜空明月高懸,月下一絕世女子身姿曼妙,清顏白衫玉袖生風,黑發披肩飄逸如瀑,時而抬腕低眉,時而輕舒云手,似九天仙女出塵凡間,說不盡的清麗脫俗。正當所有人都沉浸在卿塵絕美的舞姿之中時,元溟卻打翻了酒盞,神情激動不已,他飛奔上前抓住卿塵的手就喊纖舞,卿塵莫名看向這個失魂落魄的男子,正慌張時元凌一把扯開了元溟,將卿塵護在了身后。眾皇子攔住了元溟,元溟堅稱卿塵像極了纖舞,鸞飛出來解釋說自己的姐姐纖舞故去多年,卿塵伺機故意露出了手腕上的刺青,鸞飛見了雖是吃驚卻偏偏不提。

送走元溟后,元灝引出朵霞公主擇選夫婿一事,朵霞輕笑,深情款款道自己的意中人就是戰神凌王,卿塵聽了只得假裝閉目不聞。席下,元凌來找朵霞,他坦言自己很欣賞朵霞直爽的性格,但是他已經心有所屬。朵霞不依不饒,直言道,來日方長她總有辦法讓元凌愛上自己,元凌甚是無奈。另一邊,卿塵正為今日所引起的風波向元湛道歉,還盛情邀請元湛常去牧原堂坐坐。卿塵正準備離開時,元湛卻叫住她,他看了看卿塵手腕上的刺青,追問卿塵對于自己的身世當真一無所知嗎?卿塵假意稱自己不知身世,也想要弄個明白。鸞飛回到鳳府,她告訴父親卿塵極有可能是自己失蹤許久的二姐,鳳相聽了打算親自去見見這個叫卿塵的女子。

郊外,酒醒后的元溟來到纖舞墳前,滿目的悲痛難忍,最難是思念亡人,最難是陰陽相隔,他日思夜想的纖舞卻不在人世,于他而言也是一種無盡的悲苦。湛王府,靳妃將殷家祖傳的玉佩交予卿塵,一心想要卿塵入湛王府為正妃。卿塵聽了,低眸道,這世上有哪個妻子會愿意親手將丈夫拱手讓于他人,她與湛王不過知己,僅此而已,但靳妃卻知道湛王對卿塵心儀許久,堅持將玉佩留給卿塵。

入夜,卿塵憂心不已,九轉玲瓏陣改天換地,一切都超出了她的預想,而靈石又下落不明,她到底該怎么走下去。

(醉玲瓏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老头在厨房添下面很舒服㊣亚洲综合色丁香婷婷六月图片㊣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日韩激情无码免费毛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