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 - 元凌表白卿塵卻被拒絕 對卿塵來歷心起懷疑

冥魘來請元漓起床,天生日蝕奇象,元漓嘲笑她堂堂太常寺莫大人的首徒竟然沒有推算出來,日蝕轉瞬即過,冥魘瞧見元漓衣衫不整的樣子,紅著臉匆匆跑了出去,元漓見狀十分不解,因為他還不知道冥魘竟是女扮男裝的侍衛。太子元灝來見朵霞,元灝十分感激她先前幫自己出計策,讓他借擇日之事探清了鸞飛的心意。朵霞微微一笑,趁機請求元灝也幫助自己另擇阿柴族夫婿。

元凌對十一說出了自己心中對卿塵的疑惑,卿塵自出現來一直站在他們一邊,無論發生什么她似乎永遠都在默默幫助自己,又借助他和元湛的勢力鏟除了對手暗巫,他不相信卿塵只是為了離鏡天這么簡單。元凌這才驚覺他早已讓一個女子悄無聲息地融入了他的生活,而自己卻毫無防備。十一聞言決定從平興郡開始查起,探一探卿塵的身世和來歷,畢竟卿塵的力量太過強大,而敵友不分的情況下他們不得不防。

卿塵來向元湛告別,如今元湛傷勢痊愈,她再留在湛王府實在不妥。她打算買下天舞醉坊改成醫館,既讓自己有個落腳處,又能收留那些無家可歸的女子,元湛聽了決定助卿塵完成心愿。卿塵擔心天舞醉坊一案已經給元湛造成了麻煩,元湛卻道只要殷、鳳、衛三家不動便并無大礙,卿塵聽了才得寬心。兩人又說起殷貴妃,卿塵得知蓮妃娘娘如今還在世,心中疑惑不已,因為在先前那個時空,蓮妃是早已故去之人。隨后元湛來面見元安,將與元凌合力制服暗巫一事悉數告知,元安感念他救駕有功,決定賞賜他,元湛自是要來了天舞醉坊作為賞賜。

凌王府,元凌靜作案前,早已為卿塵備好了茶,卿塵見那杯中有一片浮葉,推斷元凌最近心思甚多,元凌卻反問卿塵,僅憑這片葉子,她又是否能推斷出自己是留在湛王府還是來他府上一住,而無論卿塵怎樣抉擇,他凌王府的大門始終都為她打開。卿塵卻想等一切塵埃落定后再告訴元凌自己何去何從,元凌俯身,目光灼灼看向卿塵,他自是愿意等她的答案,但他更希望有一天,卿塵愿意主動告訴他自己的去向。

卿塵拜托莫大人和冥魘幫自己查一下蓮妃,九轉玲瓏陣改變了她所認知的一切,她需要更多的事實來調查清楚。而另一邊,十一帶回了查到的卿塵的資料,令他們震驚的是,卿塵從出現在平興郡之前是毫無來歷,但她的確是昔邪長老的親傳弟子,怕是唯有昔邪長老才能說清卿塵的來歷。十一又告訴元凌,元湛為卿塵要來天舞醉坊一事,元凌驚嘆卿塵在元湛心中竟有如此分量,不知到底是卿塵利用了元湛,還是元湛在利用卿塵為殷家布局,怕是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入夜 ,卿塵正準備寬衣入睡,元凌卻忽然闖入,他直奔主題,因為他不喜歡活得不明不白。元凌坦然自己查過卿塵,他認為卿塵周旋在自己和七弟之間,一定有所圖謀。卿塵冷言,自始至終她的選擇就在湛王府,為了打消元凌對她的心思,卿塵繼續謊稱自己對元湛是一見如故,深感知音難覓。元凌聽了,不愿相信自己是一廂情愿,卿塵卻繼續冷漠道一廂情愿的情她無法回報,元凌心寒,墨眉輕皺,直接撲倒了卿塵,深情地吻住了她,卿塵反抗未果,生生給了元凌一巴掌打醒了他。元凌才知道自己這么可笑,卿塵狠心道如果元凌還覺得自己在利用他,大可從此陌路。元凌以為卿塵利用完了他用準備利用元湛,恨恨道如果被他查到卿塵在傷害他身邊之人,他定會親手了結她。兩人不歡而散,卿塵傷情不已,眼眶含淚,從一開始她便沒有選擇,這是無法改變的宿命。而元湛亦知道元凌悄悄入了湛王府,卻不想太過明白,他又何嘗不是在為卿塵牽腸掛肚。

可是翌日,元凌又來向元湛要天舞醉坊,想要改成醫館還巫族一個人情,元湛自是大大方方交出了天舞醉坊。十一聽了打趣自己的四哥,到底是為了卿塵還是為了百姓?元凌決定親自參與醫館設計,要做成天都第一醫館,十一瞧了更是覺得十分好笑,心中感嘆自家四哥真是一動春心深似魔。

元灝領著朵霞來面見元安,兩人告知元安彼此都想另擇他人,朵霞更是直接提出自己看中的是四皇子凌王殿下。元安揣度之下決定下旨賜婚,朵霞雖是高興,但卻不想要賜婚,她想親自告訴凌王。緊接著朵霞便來到凌王府,十一前來相迎,朵霞卻刁難十一,認為凌王至今尚未娶親是因為十一,正說話間元凌回府了,朵霞見了元凌自是十分歡喜,十一見狀想要開溜,朵霞也是故意湊近元凌,笑著道要參觀凌王府。

莫大人告訴卿塵,他在調查鳳府時發現鳳府的大小姐纖舞曾是九皇子元溟的正妃,但不知何故纖舞卻身染惡疾死在鳳府,其中隱情外界一直無法窺探,而溟王也一直在尋找鳳家的二小姐。莫大人隨即拿出了纖舞的畫像,竟與卿塵有幾分相似,卿塵見了決定先接近溟王再伺機進入鳳府。與此同時,元凌也得知了久兒的消息,宮中竟查不到此人,他不知道究竟是三哥當初誤導了自己,還是那個久兒從一開始便抱著目的接近了三哥。

(醉玲瓏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老头在厨房添下面很舒服㊣亚洲综合色丁香婷婷六月图片㊣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日韩激情无码免费毛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