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 - 卿塵被困密室 天舞醉坊幕后主使現身

元凌領著卿塵離開后,桃殀和莫長老知道能召喚韶華圣蝶的只有圣巫女,可見卿塵并不簡單。桃殀暗想,待暗巫一事平定后,再迎圣巫女歸位,只是不知師兄現在身在何處。 正在這時,元漓奔來尋莫大人。元漓明明看見有人離開,進屋尋找卻不見人影,他心有疑慮。元漓也看出雙星天象漸盛,問莫大人為何不將此事告知父皇,莫大人只道自己已心有所悟,不日將會稟告陛下。

卿塵回到天舞醉坊,稱自己是去赴殷大人的宴席,又拿出殷府特有的紅梅才躲過了武娉婷的追問,然而武娉婷卻知道越沒有破綻就越是可疑。另一邊,元漓回到太常寺,發現侍衛已經解了穴,那小侍衛又寸步不離跟著元漓,并且趁機報復點了元漓的穴還假裝不知,可憐元漓被定在走廊受蚊蟲叮咬,哭喊不已。

天舞醉坊,卿塵正在教一眾歌女練琴,突然間一個歌女倒地抽搐,反復低語不要當毒煞,卿塵還想查個究竟,卻被武娉婷強行帶走了人,武娉婷看著卿塵急匆匆的模樣,知道她入天舞醉坊必然另有圖謀。 晚上,卿塵潛入武娉婷房間,卻不知武娉婷就躲在她身后,武娉婷趁其不注意轉動開關,卿塵腳底的暗格被打開,瞬間跌落了下去。卿塵跌落到一個空曠的密室中,只見數名人形毒煞沉睡在此,看來他們是想把那些歌女練成人形毒煞。這時武娉婷出現了,原來今日的一切都是她早有安排,只為讓卿塵露出破綻,可她不知卿塵亦是故意落入她的陷阱。

醉玲瓏劇照(人形毒煞)

凌王府,十一告訴元凌,自己調查那些失蹤的女子,發現她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似乎都與鳳家有所關聯,而許多年前這些士族都與鳳家有來往,只是后來不知為何全部斷了聯系,元凌懷疑天舞醉坊幕后的朝中勢力就是鳳家。

而此刻鳳家,元溟在鳳氏宗祠祭拜纖舞,他始終想不通,為何當年纖舞離開時要來鳳氏宗祠,竟是連牌位都不留給自己。元溟問鳳相可知纖舞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回兒時被擄走的妹妹,鳳相只道生死各有天命,他不敢抱太大希望,元溟卻決然道,只要是纖舞的愿望,他拼盡性命也要去完成。

元湛告訴元凌,二十年前,鳳相負責調查科舉舞弊一事,因而招來怨恨,有人趁機擄走了未滿周歲的鳳家二小姐,而鳳家夫人也在誕下鸞飛后去世。元凌說出自己調查的失蹤女子大都是二十一歲,并且都是和當時被鳳家調查的士族有關,如此看來,他們倒不像在綁架,而是在尋人,因為如果鳳家二小姐還在世,想必也是這個年紀。正說話間元凌收到卿塵的金蝶傳訊,說她在密室。

密室中,卿塵放出金蝶想要一探究竟,發現金蝶都悉數消失在一面墻上,卿塵疑惑這墻竟然連金蝶都過不去,定是藏了什么。而墻的另一邊,昔邪長老感應到墻外巫族的靈力,施法一看竟是韶華圣蝶。而與此同時,卿塵也感應到墻后有生者的氣息,百思不得其解暗室之后到底藏著何人。

醉玲瓏劇照(昔邪長老)

莫大人將雙星之象告知了元安,指出只有元安以圣駕祭天才能化解。自巫族被剿,元安不曾出過宮,顯然是畏懼巫族潛逃的兩位長老。莫大人寬慰道,兩位長老不足成事,況且此事關乎圣駕安危,太常寺也會做好準備,元安聽了,還是一副猶豫不決的模樣。

武娉婷再次來到密室,想要讓卿塵說出來天舞醉坊的目的,否則就要將她練成毒煞。卿塵不懼她,武娉婷竟然逼卿塵吞下暗巫禁制的藥丸,幸虧卿塵機智,在她離開后,逼出了藥丸。另一邊,元安還在為祭天一事猶豫,元灝進言說愿攜御林軍護駕,元安深沉地讓鸞飛擬旨,決定出宮祭天,但心中想的卻是將巫族余孽引出,以斬草除根,永絕后患。

幽幽竹林,武娉婷來向主人請示如何處理卿塵,那主人身披黑袍,轉過身來,竟是九皇子元溟。原來武娉婷所抓的女子,都是元溟在為纖舞尋人,更是想打造一支可以為己所用的人形毒煞。明日元安祭天,他便會運出一批人形毒煞,借機嫁禍巫族。與此同時,元湛和元凌都得知人形毒煞被運往天子山的消息,兩人決定分頭行動,絕不能讓暗巫陰謀得逞。

醉玲瓏劇照(武娉婷在向主人請示)

武娉婷想要對付卿塵,卿塵與她正面相迎,質問她密室中關的是何人,不料武娉婷吹起魔音,竟喚醒了密室中的人形毒煞。

(醉玲瓏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老头在厨房添下面很舒服㊣亚洲综合色丁香婷婷六月图片㊣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日韩激情无码免费毛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