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 - 卿塵潛伏追查暗巫 終與桃殀長老相見

天舞醉坊,紅紗帷幔輕垂,美人肌如白雪,剛出浴的卿塵著一襲白裙,坐在臺前梳妝。武娉婷看著絕美的卿塵,感嘆道難怪那些男人為了見卿塵一面可以一擲千金,卿塵卻笑著答自己想要的是見碧血閣閣主。武娉婷湊近卿塵,嫵媚地笑著,她交予卿塵一個香囊,稱是任何男人都逃不過這銷魂的香味。

郊外的湖邊,悠悠揚揚的笛聲婉轉傳來,元湛身著雨過天晴色錦衫,腰系淡碧色玉帶,一番玉樹臨風豐神俊朗的模樣。卿塵自他身后走來,自她入天舞醉坊以來,有元湛暗中相助,如今文清姑娘的琴已名噪京華。卿塵拿出武娉婷給她的香囊,稱那香囊由藥毒制成,天舞醉坊也正是憑著這些香囊控制那些女子。元湛告訴卿塵,碧血閣是暗巫的門面,武娉婷的目的絕不單純,查出她背后撐腰的人才至關重要。

卿塵來見元凌,她向元凌打聽碧血閣的事情,原來碧血閣突然在江湖中崛起,元凌奉命去調查,卻也一無所獲,如果他們是暗巫,那就是有合理解釋了,因為碧血閣的人都隱藏在人群之中,天舞醉坊也只是一個分支,像武娉婷這樣的“閣主”有很多人,但都不是主謀。

鸞飛來找太子元灝取奏章,元灝問她如何看待阿柴族和親一事,在他心中,鸞飛的意見很重要。正說話時,九皇子元溟來找元灝,他是來打聽元灝對元湛查天舞醉坊一事的看法,元灝心善,對元湛重返朝堂并不反感。元灝聽說元溟還在追查亡妻纖舞的死因,勸他不要太過執著。元溟從太子宮出來后,追上了鸞飛,鸞飛是他的亡妻鳳纖舞的妹妹,鸞飛信任這個姐夫,將天舞醉坊與暗巫的關系一一告知,還勸他不要輕舉妄動。言罷,鸞飛有些期待地看向元溟,問他是否還會去鳳府,元溟冷冷道鳳府于他而言只是一個吊唁纖舞的地方,他的心里從來只有纖舞。

醉玲瓏劇照(元溟與鸞飛)

元凌帶著十一準備去天舞醉坊,卻遇到了機靈古怪的元漓,元漓纏著十一打鬧,他只能獨自前往天舞醉坊。元凌早已包下了場要見文清姑娘,武娉婷卻告訴他有公子先一步點了文清姑娘的琴了。元凌進入房間一看,竟然是朵霞假扮的公子,朵霞遂邀請元凌共飲。卿塵和元凌私下合計出手逼朵霞離開,好讓他們今晚動手。卿塵撫琴之時要兩位公子一決高下,元凌聞言徑直向著朵霞脫凈了上衣,稱男人與男人在天舞醉坊比的是定力,脫掉上衣任文清涂遍胭脂,毫不動容者為勝。卿塵在一旁相激,沒想到朵霞竟然真的準備脫掉上衣,好在元凌及時攔住了她。朵霞離開后,木欬沙告訴朵霞,上次刺殺大王的匕首有慢性毒藥,如今已經復發。元灝得知消息后立馬來見朵霞,如今阿柴族八部首領各懷異心,朵霞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而天舞醉坊,卿塵為元凌理好上衣,元凌瞥到武娉婷在門外窺探,順勢摟住卿塵,兩人換了話題,卿塵就元凌與阿柴族公主比試脫衣服一事故意刁難,武娉婷消了疑心便悄悄退下了,卿塵也拂袖而去。

太常寺,莫大人去天子山觀察星象,囑咐一侍衛寸步不離跟著元漓,元漓趁機給那侍衛施了穴,大搖大擺地溜走了。另一邊,卿塵來見元湛,希望元湛幫自己進入皇家禁地天子山,因為她早前中毒靈力受損,天子山靈氣聚集有助于她療傷,元湛答應設法送她進去。入夜,卿塵在元凌的陪伴下進了天子山,其實她是想見莫大人打聽長老去處,奈何莫大人并不在此處。

月色微涼,繁星點點,元凌與卿塵并肩而立,元凌挑眉要卿塵陪自己賞月,卿塵調皮道,若是元凌能將水中星辰撈與她,便陪他賞月。元凌聞言吃了一驚,卻是自信道了句一言為定便獨自前去,偉岸的背影漸漸消失在朦朧的夜色中。卿塵微微一愣,她何嘗不想與他賞月,只是雙星聚,風云變,她再不能重蹈覆轍。等著等著,卿塵睡了過去,元凌叫醒她,喚她來到一水缸前,水里浮著一木盒,卿塵打開,數只螢火撲面飛舞,點亮了如墨般濃稠的夜色,真是堪比天上點點星辰,卿塵雋秀一笑,亦成了元凌眼中絕美的星辰。

正在此時,莫大人和桃殀長老回來了,元凌向莫大人介紹卿塵,卿塵跪下向兩位長老行禮,桃殀卻并不識她。卿塵依舊稱自己是昔邪長老在外游歷收的弟子,莫大人想既能得昔邪垂青,卿塵必有過人之處。

卿塵追問兩位長老自己師父的下落,而現在連桃殀的靈犀之術都無法感知到昔邪的存在,桃殀稱當初巫族蒙難時昔邪正在追查暗巫一脈,之后便不知所蹤,她擔心昔邪是被封了靈力。卿塵請求莫大人將雙星聚,天下變的預言告知陛下,引陛下出宮,好當面向陛下洗刷巫族冤屈。桃殀身上的月華石一直在感應,她詢問卿塵可有芙蓉石,如今靈石散落,卿塵還需找回其余的靈石。卿塵召出韶華圣蝶,想之后以此與桃殀通信,桃殀看著她指尖的韶華圣蝶,露出了驚疑的神色。

醉玲瓏劇照(桃殀長老發現輕塵身份的特殊性)

(醉玲瓏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老头在厨房添下面很舒服㊣亚洲综合色丁香婷婷六月图片㊣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日韩激情无码免费毛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