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 - 桃殀藏身離鏡天 卿塵為查暗巫入歌坊

元漓獨自在巫族離鏡天漫步,發現往日繁盛的巫族竟然破敗至此,正打趣時元濟帶人找到了他,元濟擔心巫族詭異不可久留,元漓聞言裝作一份吃驚模樣爬上了元濟的背,要他趕緊帶自己離開。而等他們離開后,一面容素凈的女子出現在他們身后,竟是失蹤許久的桃殀長老。

卿塵來向元湛辭別,她認為元湛當是恨她將他置于眾叛親離的境地,元湛卻拉住了她,寬慰她不必愧疚,更不要離自己而去,卿塵抬眸,不解為何如今的元湛和她當初認識的截然不同, 疑心是九轉玲瓏陣逆轉了元湛的命運。深夜,卿塵秉燭來離鏡天查閱典籍,得知九轉玲瓏陣可逆天地換人心,也會反噬施法之人,使其重病不愈乃至成為活死人。典籍末端竟是那朵幽紫奇花,原來那是生命之花,卿塵將其喚出,卻發現典籍上的生命之花消失了。正在這時,卿塵手中的芙蓉石輕微震動起來,她疑心這周圍還有其他靈石。與此同時,離鏡天地下的一個村落里,桃殀喚來冥魘,因為她手中的月華石也有了反應,想必是圣巫女出現了。冥魘受命帶眾師妹搜尋是何人闖入離鏡天,卻與卿塵擦肩而過。

醉玲瓏劇照(桃殀長老手中靈石有了感應)

第二日,元湛得知消息,昨夜有刺客在皇城內行兇,極有可能與暗巫有關。元湛告訴卿塵,死者都是那日在歌坊被解救的歌女,他要卿塵幫自己查出暗巫的下落,而自己也會如當日所承諾那般,給她一個公道。

元濟終于將元漓帶入了宮中,元安對許久不見的小兒子寵溺不已,元濟看了眸光有些黯淡。元漓向父皇請求去太常寺學星象占卜,不想理朝堂瑣事,元安拿他沒辦法,只能給他一年時間適應適應。元漓高高興興地來到太常寺,如今在太常寺任職的是莫大人,莫大人告訴元漓,占卜也只是順著皇命占卜,不會不吉。

湛王府,元凌正在和元湛品茶聊天,有下人來報漓王殿下回宮,現在朝著凌王府去了,元凌聞言急忙拔腿就往回趕,元湛看著四哥慌張的背影,幸災樂禍道,自求多福,原來上次元漓來湛王府,可是差點拆了他的院子。果然,這會兒凌王府丫鬟侍衛們個個上躥下跳,里屋更是被弄得一塌糊涂,更可憐的是十一,被元漓壓在地上動彈不得。元凌趕了回來就見到這樣一副夸張的景象,元漓賴著不走要四哥陪自己玩,卻被元凌五花大綁領回了太常寺。元凌借機來見莫大人,原來當初是莫大人托他去平興郡救下眾巫女。元凌想要莫大人幫自己找一個叫武娉婷的暗巫,他懷疑天都的女子失蹤案正是暗巫所為。

元湛前來面見父皇,元安早已免除了他一切職務,現在他想求父皇讓自己查清天舞醉坊一事,元湛知道,父皇當初殺殷素,是不想讓他牽扯出殷家更多的事情,以免連累到元湛。元安贊賞元湛心底通透,他允許元湛去查案,但不會給他一兵一卒,查清有賞,查不清,這便是殷家徹底走向沒落的開始。

元湛回到府中,發現被糟蹋了滿地的花草,他淡淡掃了一眼,只是命管家將小姐找來,這回他要告訴她身為殷家的一份子,此時此刻該怎么做。另一邊,十一捧著盤香噴噴的燒鵝,卻被元凌叫住,元凌扯下那燒鵝的腿,真準備入口,梁上卻落下了陣陣口水,原來有個少女躲在房梁之上,此刻正兩眼放光地盯著他手中的燒鵝腿。元凌抬手就將少女引誘了下來,十一忙接住了她,那少女秀雅可人,自帶一股輕靈之氣,此刻正管十一嚷嚷著要燒鵝,原來她是殷家的小姐殷采倩。元凌猜到采倩帶著十一闖了禍,卻沒想到她竟然砸了她七哥的花園,只能笑著離開了。殷采倩回到元湛府中,元湛責問她不該跟花草撒氣,采倩垂眸委屈道自己不過是舍不得姑母在冷宮受苦,元湛語重心長地告訴她,希望她遠離這一切紛爭。

醉玲瓏劇照(殷采倩)

天舞醉坊,鶯鶯燕燕的歌女們圍坐在一起嬉笑打鬧,而她們中間側臥著一位紅衣美人,神態悠閑,桃腮帶笑,美目之中卻泛著野性的光亮,這便是天舞醉坊坊主武娉婷了。卿塵踱步至她面前緩緩坐下,她告訴武娉婷自己早就說過可以助她。武娉婷卻拔身而起扼住了卿塵的咽喉,卿塵也不害怕,將暗巫與碧血閣之間的利害關系一一道來,稱自己愿意為她所用。武娉婷嘴角上揚,撫了撫卿塵似水的面頰,讓她以文清為名入天舞醉坊。

醉玲瓏劇照(武娉婷)

(醉玲瓏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老头在厨房添下面很舒服㊣亚洲综合色丁香婷婷六月图片㊣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日韩激情无码免费毛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